帮扶一春秋,情系一辈子

——一个老干部的扶贫情怀

作者:何祥光来源:县政府办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4日 浏览次数: 【收藏】 【打印文章】

得知我也担负帮扶贫困户脱贫的任务,父亲经常叮嘱:“你去做扶贫工作一定要扑下身子真帮扶、做实事”。谈论起扶贫工作,父亲总要提及一个人——闫处长,我问闫处长是谁,父亲说是当时任省审计局工交处副处长,1987年来中厂扶贫帮困的省工作队队长闫玉峰。当初我并不以然,一个三十年前的扶贫干部值得你如此挂怀?再说一个三十年前的省城处级领导还记得你吗?还记得曾经工作仅一年时间的穷乡僻壤吗?还记得这里的干部群众吗?一次偶遇,否定了我的全部疑问......

“现在我放心多了,还会来看你们的”

今年“五一”后的第一个周末,我回到中厂,下午四时许,一辆车在家门口停下,父亲陪着一位身材魁梧的老者下了车,父亲向我介绍老者:这就是我经常向你说起的闫处长。叔父和邻居们闻讯而围,“闫处长,你好”!“乡亲们好!”相互亲切的问候声此起彼伏,十来分钟的寒暄后,闫老对父亲说:“何乡长(父亲曾于1985-1987年间任原中厂乡副乡长),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请你一块儿再到店子沟去看看”。父亲关切地说:“你刚下长途汽车,还是先休息一会儿,明天我陪你去吧。”闫老答道:“不行,不行,我这次来白河的时间短,约好今天下午六点谈事,明天我就要回西安,就现在这点时间,我一定要再到店子沟去看看”。父亲只好答应,并要我一同前往。于是便有了了解闫老的机会。

陪二位老人前往店子沟观访,一上车,二位老人滔滔不绝地攀聊起来,闫老不停地询问店子沟现在发展变化情况和当时一些村干部的居住、生活情况,当得知有几名当年的村干部已故去,闫老遗憾的叹息道:“可惜啊,我来晚了,再也见不到这些老朋友了”。我顿生感慨:老朋友,多亲切的称呼呀!

遵照老人们嘱咐,车子一路缓缓而行。老人透过车窗一直观望公路两旁,闫老询问,父亲介绍着沿途的过去与现状。当车行至迎新村时,见一位八旬老者端坐于路旁家门口,二位老人下车前往探望。父亲问闫老:“还认识不”?闫老稍加思索后脱口而出:“迎新叶村长”,老者惊喜道:“闫处长,真是稀客呀!三十多年了,你还记得我,谢谢!谢谢!”数分钟的相互问候后,在闫老“保重身体,我还会再来看你的”道别声中车辆继续前行,在马安村村文书钱兴安家,老人们同前来问候的村民们热情问候,互诉离别之情,情真意切,甚是感人。时而乘车,时而步行走访。不到10公里的路程费时近两小时。得知当年的贫困户有的脱了贫,未脱贫的基本环境也有了很大的改善,看到店子沟的交通条件,村委会的工作条件、村民们居住、生活、生产条件都与当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时,闫老动情感慨:“哎呀,真是今非昔比呀!当年店子沟的条件是多么的恶劣,群众是多么艰苦呀!看到现在的状况,我也就放心多了”。寥寥朴素之语,道出了闫老几十年来对帮扶群众无尽的思念与牵挂。

眼看日落西山,并有要事相约,闫老不得不守约返回,在沿途村民的惜别声中,闫老郑重承诺:我还会再来看你们的。

短短两小时的陪访,我虽无机会搭上一言,但耳闻目睹闫老与沿途村民的真切言行,不仅对闫老“老朋友,我会再来看你们”的承诺深信不疑,也理解了父亲为什么要我陪同此行的良苦用心。

“没有官样,真是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勤务员”

陪访老人时的耳闻目睹,感受颇深,不由萌生此文的念头。通过向父亲及当年部分乡村干部和村民的探访,并阅读了1987年10月县委办的一份送阅件,当年闫老和他带领的省扶贫工作队开展工作的情景跃然于心。

1986年10月,受陕西省省委委派,时任陕西省审计局工交处副处长的闫玉峰带领省审计局才走上工作岗位的庞海涛、毛锋两位年轻人组成的省扶贫工作队来到陕南山区的白河县中厂乡(现属中厂镇同心、宽坪、迎新、马安四村)开展为期一年的扶贫帮困工作,工作队通过一年与扶贫地干部、群众携手并肩奋斗,使当地基本条件有了较大的改善,工作队的同志与当地的干部群众结下深厚情谊,工作队特别是闫玉峰同志在当地干部群众心中有口皆碑,树立起了良好的公仆形象。查阅县委办当年印发的《送阅件》真实记录了扶贫工作队和闫玉峰同志的一件件感人事迹:

一年来,工作队的同志和当地干部、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毫无异样。大雪封山时的严冬,他们走村串户访贫问苦,体察民情;骄阳似火的酷暑,他们翻山越岭调查研究制订计划。白天,在修地现场,在播种、收割田间到处留下他们汗流浃背的身影;夜晚,与村干部、村民促膝交谈后随遇而安。累了,在树荫下稍息片刻;饿了,吃一餐农家便饭。自行车是他们唯一的交通工具,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主要靠步行,一步步丈量拉近干部与群众的距离。

在普通百姓心里,一个省城来的副处级干部也算得上一个“大官”了,但是他们却没有看到闫玉峰同志的“大官”影子,用闫玉峰自己的话来说:“我就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一个普通的国家工作人员。”

1986年12月初,闫玉峰来中厂才一个多月,参加乡政府在原栈房村召开的修地现场会后,恰遇大雪封山,道路泥泞,他被时任副县长黎明同志推上了车,要他一起回乡政府,闫玉峰同志硬是跳下了车,并动情地说:“我是来中厂工作的,车来车往的,群众会怎么看我,乡村干部怎么看我,再说我初来乍到,正好边走边了解一些情况,做一些调查,做做群众的工作嘛!”就这样,他走走问问,20多公里的泥泞道路,直到晚上九点多才泥人般地回到乡政府机关。

当年的材料对闫玉峰同志还做了如下介绍:

在中厂扶贫工作期间,他走遍了34平方公里的沟沟岔岔,每条羊肠小道都留下他的足迹,撒下他的汗水。
1986年初冬,大规模的冬季修地热火朝天,可地处后山的栈房村却还是冷冷清清,无动于衷。初来乍到的闫玉峰同志第一次步入该村,和乡村干部一起逐户宣传政策,兑现修地补助,消除群众疑虑,使这个村很快掀起修地高潮,不久后乡政府还在该村召开了修地现场会。经过一冬一春的奋战,该村完成修地任务82亩,比上年实际修地增长一倍,是当年修地任务的近4倍,当年实现人均修地0.2亩。

军属陆宏民家缺劳力,他带领工作队的同志去了,在他带动召唤下,全村几十个党员、群众帮助老陆修地2.1亩。

“五保”户陈组英生活有困难,他去了,组织召开村民座谈会,落实了老人的“五保”政策,全组村民为老人送去了粮、油等物品,使老人基本生活得到保障。

特困户周哑巴一家脱贫无门,他去了,和村干部一起为他制定增收计划,扶持他养羊,使周哑巴一家迈出了增收的第一步。

白河职业中学的《计算机原理》和《会计原理》课苦于没有专业教师无法开设,他派工作队的庞海涛、毛峰两位同志去了,使近百名中学生率先在白河初步掌握了计算机原理,1987年4月,该校40多名学生参加全省《会计原理》统考,人均70多分,合格率达80%,这些受益者现都逾不惑之年,谈起为他们授课的庞老师、毛老师至今还念念不忘。

........

这样的情景,被人们忽略多少?还被作者“剪辑”去多少呢?没有详细记载。难怪村民们至今还念叨着他们:“当官不像官,真是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勤务员。”

1987年10月,在帮扶地干部、群众的惜惜相别中工作队“届满凯旋”了。他们带走的是帮扶地人们的思念,留下的是对帮扶地群众的牵挂。这种人民需要的工作队被评为“省先进扶贫工作队”,够格!

人走后,把“路桥”修进了群众的心坎上

当时中厂乡自然条件极其恶劣,村民们生产生活也非常艰辛,全乡三分之二的农户因不通公路,出行靠脚板,运输物品靠肩挑背驮;一条红石河阻断了店子沟近4000人的到乡、进城的购物、办事通道,稍遇涨水,再急的事只能望水兴叹,危急病人因隔水无法及时送医院抢救而“死不瞑目”;店子沟上游两千多村民还点着煤油灯,粮食、饲草加工肩挑背驮几十里;几所学校的学生都在东倒西歪的教学楼里就读,安全得不到保障;全乡仅有四台电视机(其中乡政府机关一台,三户台胞各一台),因接收不到信号而长期闲置......对此状况,依靠当时的当地财力和群众精力无法改变,国家也拿不出项目资金支持地方建设。

此情此景,闫玉峰同志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怎么办?他利用春节等节假日回省城探亲的机会,找有关单位“化斋”,向有关领导“求情”,经过他近一年争取,募集到扶持资金11万元。11万元的专项扶贫资金在现在可谓“鸡毛蒜皮”,在当时可算地上一笔巨额资金了,就这11万元资金,使中厂乡建立了电视转播塔,解决了人们看不到电视的问题;修缮了一所小学的危房校舍;使修建店子沟口公路大桥在县计划部门有了立项并列入1988年的计划。

短暂的一年后他们离开了扶贫地,返回了省城西安,但闫玉峰同志并没有放下对帮扶地的牵挂,还继续为店子沟的农电延伸,乡村道路改造而奔波游说。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到1987年底,店子沟6公里10千伏农电延伸工程硬是“挤进了”省电力部门的1988年工程计划,20公里的乡村道路改造有了眉目。此后的几年里,闫玉峰经常保持与中厂人的联系,经常书信、电话了解情况,当每项工程竣工后中厂人没有忘记及时向闫处长“报喜”。当店子沟群众用上电,粮食加工不再跑路,到乡、进城办事、购物一路坦途时,都念想着为他们牵挂操心的闫处长。
1998年闫玉峰同志出差到安康,硬是挤出一天时间专程到中厂乡,进行离别十一年的首次“回访”,由于时间紧不能下村看望,个人拿出1000元钱,委托中厂乡政府为特困户排忧解难。

2011年秋,已担任省国有企业监事会主席(副厅级)的闫玉峰同志,在他年满花甲即将退休之际,仍挂念着帮扶地的干部和村民们,专程驱车来白河,在原中厂乡党委书记黄书汉同志的陪同下重游了帮扶地,看望阔别十四年的故友和乡亲,笔者今年五月的陪访便是十六年前闫玉峰同志探访的真实情景再现。今年闫老的一句庄重“再来”承诺,一定会将闫老对帮扶地人民群众的深情厚意延续......

以“真情实干”,致力脱贫攻坚

当年的闫老及工作队短暂一年的时间并非有惊天动地之举,但是人离心不离,口碑胜金杯。

按照全县脱贫攻坚及政府办工作安排,我虽然也经常到冷水镇三院村,开展对接帮扶工作,宣传涉农惠民政策,指导制定脱贫计划,引导发展增收产业,解决了一些帮扶群众生产生活问题,但是工作很大程度上还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与闫老一行所作所为,自感遥不可及。当前,全县上下脱贫工作进入攻坚拔寨决战阶段,作为一名脱贫工作战线上的一名新兵,当高擎闫老等老一代心系群众、甘于奉献的精神大旗,不断强化根植群众、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以“真”“情”“实”“干”四字要诀做好当前脱贫攻坚工作。“真”就是按照习总书记要求,真扶贫、扶真贫、真脱贫。“情”就是带着对待衣食父母的情感去对待贫困群众、去开展帮扶工作;“实”就是摸清实情、制定切实可行的脱贫方案、引导帮扶群众以实际行动增收致富,取得实打实的成效;“干”就是放下架子、扑下身子,真抓实干,同时引导贫困群众,坚定信心、下定决心、不等不靠、不站不看、以干为先、以干克难、用勤劳双手创造幸福美好的明天。

怀着对闫老的敬佩之情,拙书此篇,愿与担负脱贫攻坚任务的战友们共勉。

[责任编辑:郭佳林]